某同事讲上大学那会儿,晚上宿舍熄灯后,同学就喜欢聊闲扯淡。

一夜聊起,“一个富婆出多少钱,你才愿意被她包养”?舍友们讨论的结果是,一个亿是下限。

呵,毕竟书生意气,心比天高。

如今,这一窝宿舍的同学已经毕业多年,职场社会里也都经历了摸打滚爬,对比过自己工资和房价的差距,应该已经深深体味了在北京赚钱买房的不容易。

再问这个同事现在心理底线是多少? 结果另一同事答,“估计百万就愿意从了富婆”,说完后我们都哈哈大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