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梦20190309

不知名的一趟卧铺列车,每厢车开放通透,上下铺的床成排排列,并没有隔间。

梦中的我坐在一张下铺的一角,身边有被用棉被裹起来的一长团,占据着床铺的绝大部分。

火车上的乘客们喜欢坐在一起聊天,此时也正好有一个面相和善的老人朝我走来,打算通过和我聊天来打发掉这漫长的路程。

与他同行的两个人也一起走过来,两个一人一端抬起我身边那用棉被裹起来的一团,合力把它扔到了上铺。看到长条棉被的形状,以及它被扔起的重量,我突然意识到,里面裹的可能是一具尸体。

看来想和我聊天的这位老人,必不普通。果然,他想给我讲最近鬼界发生的一件怪事。说是讲,但更像是给我开了天眼一样,故事的前前后后直接浮现在眼前:

原来世间的鬼魂都聚族而居,荒野中的山洞就是他们最爱的聚居地。每个聚居地的外面,都会有几盏亮灯。 灯光泛黄温和,正是由聚居地里面鬼魂的能量自然地驱使下而发光。仙神由天界俯瞰大地,看到这些灯就知道鬼的聚居地之所在。

怪事,就发生在这些灯上。

最近很多聚居地,总有一两盏灯被偷走,甚至是被抢走。

怪事终有线索,偷灯抢灯的人(鬼)被找到,一问是被人指使。指使的人(鬼)也被找到,是一个年轻盛气,一脸书生样子的鬼。此鬼不但对指使别人偷灯抢灯的事供认不讳,而且当说起他投灯的原因,还显得理直气壮。

依据书生样的鬼透露,他收集鬼界灯并非为已所用,而是给一个法力高强的女鬼在修行时使用。无人知此女鬼从何而来,只知她常身着蓝色礼服,独自在一所洞中修炼。

突然梦醒了……梦中遗留的诸多悬疑,因为人鬼两界相隔,这怪事的真相恐怕我也无从探明了。

有关挫折教育的一个故事

那年初中三年级,班主任在中考之前的一次班会上讲话,带着调侃和讽刺的语气:

同学们!毕业之后你们谁会回学校看望老师们呢?!

一定不会是那些学习好的!回来看我的,偏偏是那些平时调皮捣蛋的,没少挨老师揍的!

我以前教过的学生里面,对我热情的都是学习差的,只有他们会专门回学校看我!我上街买东西,常常遇到店主就是自己的学生,他们热心主动,从不记我揍过他们的仇。去他们店里买菜买肉还让我享受贵宾待遇。

反观呢,有一次我回家路上,不远处遇到一个学习好的,我教过的。明明看见了我,却故意把身子扭到一边,装作没看见。


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悟。

“平时调皮捣蛋的,没少挨老师揍的”,反而是受过挫折教育更好的学生呀!不过从现在的角度去看十几年前的各种体罚,也是过度教育了。

可悲的是“学习好的”,很少挨老师凑,换句话说就是挫折教育较少。这类同学只要受到一点挫折,就可能苦大仇深,刻骨铭心。

多少钱可以包养你

某同事讲上大学那会儿,晚上宿舍熄灯后,同学就喜欢聊闲扯淡。

一夜聊起,“一个富婆出多少钱,你才愿意被她包养”?舍友们讨论的结果是,一个亿是下限。

呵,毕竟书生意气,心比天高。

如今,这一窝宿舍的同学已经毕业多年,职场社会里也都经历了摸打滚爬,对比过自己工资和房价的差距,应该已经深深体味了在北京赚钱买房的不容易。

再问这个同事现在心理底线是多少? 结果另一同事答,“估计百万就愿意从了富婆”,说完后我们都哈哈大笑。

为什么三国演义前半部比后半部精彩?

正如小说的名字,三国演义,最精彩最耐看的点,就是人物的演义。汉末乱世,英雄们可以充分挥洒才华,展现自己。他们的精彩故事贯穿了小说的前半部分,甚至三国大势的走向也都是由主要人物的性格和行为引导的。

曹操——孟德献刀、关东起兵、煮酒论英雄、官渡之战、赤壁之战、华容道、割须弃袍、十八路诸侯起义、徐州屠城、杀吕伯奢、白门楼收张辽  

刘备——桃园三结义、三英战吕布、三让徐州、跃马檀溪、三顾茅庐、借荆州、夷陵之战、白帝托孤  

关羽——温酒斩华雄、杀颜良诛文丑、千里走单骑、过五关斩六将、单刀赴会、水掩七军、刮骨疗伤、走麦城、智擒于禁

张飞——怒鞭督邮、古城相会、长坂桥、义释严颜  

赵云——长坂坡单骑救主 

周瑜——蒋干盗书、苦肉计、火烧赤壁 

诸葛亮——隆中对、舌战群儒、智激周瑜、草船借箭、借东风、三气周瑜、七擒孟获、六出祁山、挥泪斩马谡、空城计、五丈原、木牛流马 

吕布——凤仪亭、连环计、辕门射戟、白门楼、夜袭徐州

吕蒙——白衣渡江 陆逊——火烧联营、

曹植——七步成诗 

姜维——九伐中原  

孙坚——匿玉玺、跨江击刘表 

王允(司徒)——连环美人计 

陶谦(恭祖)——三让徐州

上面的人物和故事主要发生在小说的前半部里。而小说后半部里,虽然三国后期的名将能吏(魏国尤多)一点也不少,但由英雄主演的精彩故事却非常稀少了。原因是什么呢,难到罗贯中老师对三国后期的人物故事没有做够多的挖掘吗?

下面说一下自己的个人观点,有可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。

纵观三国故事的演化过程,主要讲刘曹孙三股势力从起家到称帝的过程。如果从这三国势力内部管理方式的变化看,也是一个从人治转向体制治理的过程,就像创业公司到大公司发展过程。

三足鼎立之后的三国故事,变成了国与国之间的博弈过程,故事发展的主推力不再是人,而是国。各国博弈的资本则是国力、政治体制、人才数量、硬件资源、等级门阀等这些相对稳定的因素。不像个人的博弈,有忠义的禁锢,国家的博弈,皆是理性的选择,利益的考量。同时,三国后期的每一个人在这些稳定的因素中,也只能发挥个人受限的能力。

三国后期,大国间的斗争乏味枯燥,名将能吏的表现皆受限于体制、官场、门阀,把这些繁杂单调的东西写成精彩的小说实在是难了些。

正是小说前半部在写人,而后半部在写国,才会给读者后半部分没有前半部分精彩的感觉。如果不看后半部,三国的读者也会预测到天下分久必合的结果会由魏国(继承魏国国力的晋国)完成,因为魏国国力最强。这也验证了一个常见的规律–马太效应。

南方同学初见雪

2015年冬,中午,天气阴冷,满地白雪。午饭路上。

同事 :“刚上大学那年冬天下雪,我们南方同学们第一次看见雪,都兴奋地跑出来,敲着盆子,吹着口哨。而北方同学呆在宿舍里谈定地望着我们,就像看猴子一样。”

我 : “咋能这样自黑!”

重玩《大富翁4》

最近看了《富爸爸穷爸爸》,一时心血来潮,想去炒股。但我不敢尚未入门,就去动真格的。于是电脑里装了自己在小学时就玩过的经典游戏《大富翁4》。 这次重玩,我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感受。

  • 如何抑制房价?可以把房屋产权缩减为一个月。这样社会的资金就不会流向房地产,而流向股市。
  • 当大家都穷的时候,人与人的主要差别在运气。
  • 能改变大势的人,才能在股市盈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