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饭后,公司里患躁郁症的女助理,跟我们吐槽孔子曰过的: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”这句。觉得儒家圣人对女性都充满偏见,气不过,说着说着变得极其愤慨,几乎要把孔老爷子挖坟鞭尸!

你们听,这认知多扭曲。

想到这个姐妹儿曾自称是社会学和哲学专业出身的研究生,我就问她说,“任何道理都是在一定时空下成立的对不”?她说对。

我继续说,“孔子说的是,孔子时代的女子难养对不?不是说现代的女子。”她说对。

我接着说,“空间上,孔子说的也只是中原地区的女子对不,放到北方游牧民族,哪怕南面楚国,孔子说的也不合适对不?”

这姐妹儿听后恍然大悟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